远达书库

字:
关灯 护眼
远达书库 > 流光岛 > 《白日梦》03 没脏吧

《白日梦》03 没脏吧

  岛上人人都有shen份,可这其中最神秘的,当属C区的首席调教师妙仪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人知dao她从哪里来,也鲜少见她离开liu光岛,几乎一整年都呆在岛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杭妙仪站在门外便听见了杭琼月训人的声音,一时间有些忐忑。知dao自己来得不是时候,正准备转shen离开,却突然被人从背后叫住了,“妙仪大人好,您是来找杭经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杭妙仪转shen,笑了一下。来人是杭琼月shen边的助理,手里还抱着一些资料,想来是有事要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,我看她还在忙。”说着,杭妙仪指了指她手里的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不打紧的,这是这个月的报表,都整理完了,拿来给经理过一眼的事。”说着,助理就敲响了杭琼月的门,杭妙仪来不及阻止,又不能走,只能无措地站在那里,听到屋内传来一声“进”,杭妙仪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开了,以杭妙仪的视角,就能看见屋内跪着的两个nu隶,以及手拿鞭子的两个行刑人,还有靠坐在办公桌边,抱臂看着那两个nu隶的杭琼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助理将路让开,让杭妙仪先进。

        杭琼月忽然抬tou,与门外的杭妙仪对视一眼,皱了眉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一眼,便教杭妙仪tuiruan了下去,若不是有外人在,她怕是已经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杭妙仪深xi一口气,尽量稳住shen形,走了进去,“杭经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杭琼月靠着桌面冷笑一声,“妙仪大人来了,先坐,一会儿再招呼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招呼”两字被杭琼月加了重音,杭妙仪心里一颤,差点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杭琼月没有再看她了,回过tou去继续盯着那两个受罚的nu隶。

        助理把那堆资料放在杭琼月的桌子上,又招呼杭妙仪坐下,给她上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。”杭琼月让拿鞭子的两个人停下,她站起shen来,走到两个nu隶面前,“三天禁闭,出来后若再犯,地下区就是你们的去chu1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……”两个nu隶颤颤巍巍的磕tou,被边上两个人拖了出去,助理本想将地上的那些东西拿走,被杭琼月叫住,“不用你收拾,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助理将门关上的瞬间,在沙发上坐立不安的杭妙仪当即hua了下去,跪在了地上,“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杭琼月笑了一声,靠左在桌边看着她,“妙仪大人这么得闲?大老远跑我这里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    杭妙仪低下tou去,连忙dao:“不敢,nu隶未经允许擅自来寻主人,请主人责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杭琼月冷笑,“是该罚,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得到命令,杭妙仪立ma俯下shen去,手掌撑地,爬到杭琼月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人都知C区的妙仪大人年纪轻轻便使得好手段,调教出来的nu隶皆是极品,可没人知dao,C区的这位首席调教师,竟也是别人kua下的一条狗。

        用杭琼月的话说,只有亲自ti验过了,在调教nu隶的时候才能把握好火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跪立在杭妙仪跟前,双手背后,姿势标准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色的高跟鞋踩上杭妙仪的小腹,重重地碾了碾,“怎么?这shenpi不打算脱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。”杭妙仪连忙答dao。

        杭琼月又碾了两下,才把脚收回去,杭妙仪连忙将自己shen上的唯一一件白色长裙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穿内衣,那不是nu隶应该穿的,她唯一的特权就是在工作时可以穿上调教师的衣服,在见自己主人的时候,可以穿一些与平常nu隶不同的好穿脱的衣服,这是她的主人,给她的特权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跟鞋踩上光luo的大tui面,将杭妙仪压得跪坐了下去,“这么sao,连内衣都不穿,你的nu隶知dao她们的调教师是这个sao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尖细的跟扎进tui面有些疼,杭妙仪微皱了下眉,连忙dao:“不、不知dao……nu隶只在主人面前犯sao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杭琼月冷笑一声,突然抬脚将杭妙仪踹倒在地,“你还知dao我是你主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杭琼月会功夫,一脚踹在杭妙仪xiong口,让杭妙仪疼的半天没有chuan过来气,可她不敢耽误,连忙爬起来dao:“不敢忘,nu隶从不敢忘了自己的shen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忘?我说让你什么时候来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休息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呢?是休息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与杭琼月的一问一答,让杭妙仪的心彻底沉了下去,就好似被一gen钉子狠狠扎进心里,想要挣扎却又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杭琼月跑到西区开始当经理,两人就不常见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都是在同一个岛上,但毕竟一东一西,两个区域本质上是不连通的,杭妙仪若是频繁地跑到西区来找杭琼月,难免惹人生疑,旁的倒无所谓,若是让人知dao了杭妙仪真正的shen份,她还如何去调教nu隶?

        故而,杭琼月规定杭妙仪只有在休息日才可以主动过来找她,其余时候,没有命令都不可以擅自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人息怒。”杭妙仪向前爬了两步,挨着杭琼月的脚面叩首,“是nu隶擅自行事,请主人责罚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咒术回战之被同班男生强制爱 《夏目友人帐》双xing同人 情难自禁 【HP】赛克林家族:从零开始ai你 【名柯总攻】训犬 一个男孩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