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达书库

字:
关灯 护眼
远达书库 > 【卫非】本色(先婚后ai,哨兵向导) > 【第二十六章】养xue(玉势玩弄/猛烈内she)

【第二十六章】养xue(玉势玩弄/猛烈内she)

【第二十六章】养xue

        韩非的眼睫颤了颤,看见卫庄眸中映出了自己的倒影,倏而移开了视线:“我们又不是tou一次……没养xue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庄单手撑着床榻,轻轻抚过韩非脸上细小的绒mao:“那晚我们在水里zuo,你后tou紧得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因为之前隔了太久没弄,”韩非脸又tang起来,嘟哝dao,“现在应该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庄带了点笑,低tou去吻韩非的chun:“什么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非终于又把tou转回来:“你真想用那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试一试。”卫庄握着韩非手吻了一下,“它也不cu,不会弄疼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在东胡,领队曾给卫庄展示了一整套相同款式的玉势,从小指cu细到大到犹如幼儿小臂的,尺寸应有尽有。卫庄瞧那最cu的几gen,只觉得大小已有些骇人,倘若真弄进后xue里场面大约十分血腥,他甚至不忍细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卫庄挑了这一只二指cu的,想着用在他正式进去之前逗弄韩非一番,冰凉的白玉和温热的xingqi两相对比,当有些不同于平日的乐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得认真,又显然有些期待,韩非有些不知如何接话,最后吁出一口气来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卫庄觉察出他的情绪,问:“你不喜欢用这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床上助兴的淫ju,匈nu也并非没有,卫庄从东胡商人手里特意买来中原的qiju,还以为韩非会更高兴与他一dao尝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是……”韩非踟蹰了一下,问,“你想怎么玩?”

        卫庄静静地注视着韩非的眼睛:“你要是不喜欢,我们可以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非的目光闪动,他其实并不介意在床上用些玩意调节气氛,好比shen上的纱衣,卫庄一提他便也穿了,只是眼前的这gen玉势,令他猝不及防想起了一点本已尘封的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非幼时作为战俘来到秦国的都城咸阳,虽说顾及名存实亡的“贵族”shen份,韩非和父兄等人到底没有住进真正的牢房,却也难逃ruan禁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五六岁的一天夜里,韩非起夜后染了风寒,起初只是咳嗽,后来竟变成了高烧不退,gong中虽有太医院,却都是为秦国的王室会诊,一晃几日过去,还是他小妹四chu1求人,才有一位年轻的医师自gong外进来给韩非诊脉开了药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后陆续又有几位女眷染病,医师有一阵便成了这chu1偏僻行gong的常客。韩非平日里与幸存的几位兄长聊得并不投机,好容易有一位年轻与他年纪相差不大的医师过来,上前攀谈,得知对方的名字叫柳涵,是咸阳本地人,在附近一带有一所家传的医馆,这才有了临时来此会诊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互换姓名的两人一来二去熟络了起来,一晃清明时分,柳涵无意与他说起城中杏花开得正好,行gong里没有种杏树,韩非幼时在韩gong的记忆也早已模糊不清,于是顺口提了一句:“我还从未见过杏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时的韩非没想到,次日柳涵带着两位学徒来时,药箱打开,里tou多了一枝残着lou水的杏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由这枝杏花起tou,他与医馆的学徒交换shen份,跟着柳涵去了一回咸阳的街市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回想,或许也正是当时的这段经历,让他日后想到了代替小妹赴匈nu和亲,但无论如何,韩非就是在那时明白了他原来心悦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以为这是个秘密,惴惴不安地试图让自己表得正常,唯恐这件事让旁人得知惹出祸端,可心中某chu1却又因有了这样一段情谊而感到喜悦,私下里翻阅了些不入liu的书卷,得知了男子间的情事原来需得特殊准备,亦知悉了究竟何为“养xue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他尚年轻,好奇下偷偷试了一回,用发簪代替玉势抹上膏脂,朝清理后的xue口探了进去,异物侵入后方,滋味自并不好受,但还算可以忍耐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非在此地受了多年冷眼与ruan禁,彼时终于有人愿意带他出gong游玩,感激与情动不知各占了几何,最终在一次出游中同人诉说了心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知……落花有意,liu水无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shen无长物,本以为拿出了自己浑shen上下最珍贵的东西,却不想对方并不稀罕。原来是他自作了多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因为他min感的shen份,或许是因为他是男人,回行gong的途中,韩非又想起那时他照着简书zuo的“养xue”,一时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咒术回战之被同班男生强制ai 《夏目友人帐》双xing同人 【名柯总攻】训犬 情难自禁 【HP】赛克林家族:从零开始ai你 一个男孩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