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达书库

字:
关灯 护眼
远达书库 > 公主的小娇奴(NPH,男生子) > 与少年国君同床共枕

与少年国君同床共枕

与少年国君同床共枕

        温雅看这波雅国的小国君喝了药,又已经知dao了他大概率是死不了的,于是打算回去睡了。然而她刚走出营房,却被迎面chui来的寒风刮得脸疼,抬tou一看竟是下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都是荒漠,但此地毕竟比奥萨城更北,夜间气温在秋季便能降至冰点以下。而温雅本就有些责怪当值禁卫让大晚上她跑了这么一趟过来,看见下雪便正好有理由不再跑一趟回去:“下雪了路不好走。去通知内务组,我在这里对付一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统帅不想回自己帐里,内务组的人也不能说什么,只好重新烧了热水,服侍温雅洗漱之后给她换上禁卫取来的睡衣。然而换了睡衣之后,温雅反而觉得冷了,大概是因为新营房的炉子刚点着,还没热乎起来。可她也觉得没必要大晚上折磨内务组,想nuan和不如直接到那小国君的营房里,反正有禁卫值夜班,也不担心那倒霉东西敢对她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温雅就熄了炉子,披着大衣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莱叶原本在那监国公主走后就又缩回了被子里,此时正小声抽泣着,听到又有推门的声音,连忙偷偷看了一眼,见到竟是她回来了,顿时吓得不敢呼xi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着那人是后悔了么,还是想现在就把他宰了,将他的小崽活剖出来……可是他此时竟还感到有些高兴,荒谬地觉得就算如此她也亲自来了,只要能见到她怎样都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温雅进屋后,见那床上的长mao羊也不让开,刚要再踹一脚,又想起他也是孕夫,再踹怕是真要出人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温雅只是走到了床边。而那床上原本已经用被子将自己完全裹住的小国君,此时更为畏惧地往里挪去,为了远离她而缩成了更小的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温雅懒得跟他玩什么心理战术,直接伸手将他shen上的被子扯走了,自己躺在那长mao羊原本已经捂热了的地方,盖上这同样nuan好了的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莱叶一时间不能理解此时的情境,睁着一双幽蓝的眼睛愣愣地看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温雅只是冷漠地呵斥了一句:“gun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被子颇为nuan和,她很快便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莱叶畏惧地看着和他同床共枕的那人,心里想要靠近她的渴望已经快让他承受不住了,可尚且存在的理智却令他不敢靠近半寸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即便是不敢靠近,莱叶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了许久。其实那人的样貌看起来一点也不凶恶,别说是与那些氏族bu落的野蛮人相比,就连比起丝雷吉女子都显得更加柔弱温婉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来说,出于畏惧莱叶是该希望她瘦弱些的,至少在对他动手时能轻一点。可是真的看见那人柔弱得像是一阵风就能chui散了,莱叶却只能感到心疼,只想将她抱在怀中护着,担忧她睡在监牢里会染了风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心疼和担忧的感觉让莱叶心里涨得生疼,可他又不敢主动上前讨打,只得目不转睛地看着,希望她能再靠近一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温雅在睡着时感觉到旁边有热源,也确实往他那边靠近了一点。莱叶看到她shen上的被子掀开了一寸,立刻连畏惧也顾不得了,下意识地伸手去掖那被子,却忍不住还是将那“邪恶”、“残忍”、“冷酷”的监国公主环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chu2碰到那人的一瞬间,莱叶恐惧得简直要昏过去,可是同时心里却又被温情充满。即使极度畏惧于被怀中的人所伤害,他也一点都舍不得再放开,反而本能地将她护在怀中,紧紧贴着自己温热的shen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觉到怀中人的shenti很柔ruan,却也很温nuan,让他奇妙地联想到丝雷吉文化里的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尽guan听上去有些荒谬,但莱叶突然发自内心地感知到,这个来自于周朝的女子就是真神的化shen。若非如此,周朝的监国军便不会那样强大,而波雅国也不会溃败得那样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或许真的是因为波雅国建立于罪恶之上,他们才会遭到周朝监国军的惩罚。而正是由于丝雷吉人的祖先曾向神许下祭祀羔羊的承诺,却在神显灵后毁约,才会在千百年后有他这“波雅之王”的诞生,而将腹中的孩儿献祭给她作“人羔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明白了这一点之后,莱叶的内心渐渐安宁了。他能感觉到怀中的人贴在他xiong口chu1,柔ruan的布料透出了温nuan的呼xi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肏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) 睡服娱乐圈(NP,高H) 老公帮我出轨【np】 有间客栈(古言np) 驯化(无期迷途/gl/n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