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达书库

字:
关灯 护眼
远达书库 > 无人之境(悬疑 强取豪夺) > 34. 听着男人粗重的喘息揉小xue

34. 听着男人粗重的喘息揉小xue

34.  听着男人cu重的chuan息rou小xue

        从小到大,程晚都是一个不被重视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家受尽冷落,在外毫不起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自己,她更是浑浑噩噩,从来没有一个清晰完整的认知。所有对自己的建构,都来源于旁人的回应与反馈,无论肯定与否定,她都闷声吞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从来没有一个人,如此认真地对她说,“程晚,我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竟是第一次直面这般毫无保留、独属她一人的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仍背对着梁屿琛,所以她还能毫无顾忌地任由脸颊熟透,心绪飘dang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程晚,”梁屿琛的声音低沉如水,“如果你感到任何的不适、困惑、迷茫,那都是我的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晚眼圈簌然一红,忍住hou间的哽咽,轻轻地“嗯”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屿琛气息沉重,明显被情yu扰乱了呼xi,可嗓音却温和徐缓:“那么我现在要在外面解决一下,希望不会吓到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程晚只觉更加tou晕目眩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门被轻轻叩上,片刻的宁静过后,耳边传来的却是男人难耐而沉重的低chuan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晚浑shen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屿琛竟直接在一门之隔的外面自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可置信地微张着小嘴,可那样清晰可闻的、难以自抑的cu重chuan息,如gun雷一般轰入她的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束缚着他的理智早已决堤,熊熊燃烧的是滔天的yu火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晚不自觉地挪动脚步,shenti微颤着贴上那扇单薄的木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屿琛hou间gun动发出的吞咽声、鼻腔呼出的guntangnong1厚气息、chun边溢出的xing感磁xing的低chuan,更如chao水一般席卷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听着他意乱情迷的chuan息,便仿佛有一gu电liu通向她的神经末梢,密密麻麻的刺激感令她的ti温莫名地迅速攀升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腹酸胀得厉害,腾起阵阵强烈空虚感,原本就mi出水ye的小xue,此刻竟收缩嗡动得厉害,似乎叫嚣着想被什么狠狠插入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晚纤细如玉的指尖缓缓挪至下面,从微绷的内ku边缘探进去,指腹贴在两片feinen的阴chun上按压时,已刺激得弯下腰,弓起了shen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敢再往深chu1探寻,此刻的冲击与快感已让她有些受不住,耳边不断传来紊乱的、cu重的男xingchuan息,仿佛并没有隔着一扇门,而是直接霸dao地pen洒在她的后颈、耳廓、颈窝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tang得她连呼xi都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shenti愈渐剧烈的颤抖,隔着轻薄的布料,两只细nen的ru房亦在cu粝的木门上来回摩ca蹭动,ru尖被ying生生磨得zhong起一大圈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晚另一只手难耐地抚上去,指尖nie住那颗又ying又yang的naitou,小巧的手却握不住全bu的ru肉,白nen绵ruan的nai肉大多从指尖与掌边溢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指尖rou着阴chun,掌心搓着ru团,可终究是不得要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晚一声声难耐的呜咽短促而jiao媚地溢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门打开,外面便有可解这chao涌般情yu的药。

        把门打开,让男人看到她被yu望裹挟的淫dang模样,看到她被情chao纠缠的迷茫脸庞,看到她被自己nie得红zhong胀痛的nai尖,看到她因瘙yang空虚而疯狂liu出水ye的淫xue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手指终于从阴chun挑开层层nen肉,颤抖着到达肉feng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xue肉已绞紧,哭喊着盼望被什么猛地cao1入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想,好想被鸡巴cao2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细长的手指猛地全bu插入热窒shihua的肉dong,程晚终于还是没忍住,尖细的哭叫声透过门板,传到梁屿琛的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chuan息声不必再刻意加重,她此刻的动情足以令他沸腾到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心tiao与呼xi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紊乱与疾速爆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到达ding点那一刻,眸底猩红,nong1稠的白灼jing1yepen出,还有从hou间gun出的那句被情yu浸染、不可自ba的“程晚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急切而炙热的cuchuan,恍惚而失控的低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喊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晚shen子ruan绵绵地tan下去,指尖戳向肉xue的更深chu1,掌心狠狠蹭过ting立的阴he,在同一时间沦陷于灭ding的快感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小xuepen出一大滩水在地板,她恍惚地置于其中,高chao中的shenti也一同化作了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溺死,也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    /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铁闸外传来女儿清脆的声音,程晚酥ruan到麻痹的shenti才逐渐恢复知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整理好自己,打开房门时,外面已没有梁屿琛的shen影,亦没有任何淫靡荒唐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次谢过亲自将女儿送回来的耿雅秋后,耿雅秋也劝说程晚千万不要错失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瑶瑶坐在沙发上,好奇地问:“妈妈,耿阿姨说的模特是什么啊?是电视上那些漂亮的大姐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是啊,”程晚笑着摸摸女儿的小脑瓜,“瑶瑶觉得妈妈可以当模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可以了!”瑶瑶一脸骄傲,“我觉得妈妈是全世界最漂亮的。”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肏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) 睡服娱乐圈(NP,高H) 老公帮我出轨【np】 有间客栈(古言np) 驯化(无期迷途/gl/n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