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达书库

字:
关灯 护眼
远达书库 > lun回中的那些事儿 > 7 笼中鸟

7 笼中鸟

7笼中鸟

        魔气是在瞬间爆发的,石昊反应极快,第一时间调动ti内灵力,覆盖在ti表,形成一dao浅金色的薄mo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魔尊这一击蓄势已久,足有全盛时期五成力dao,叮的一声穿透石昊仓促间聚集的灵力薄mo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魔气与灵力激dang的间隙,石昊一掌劈在魔尊肩tou。那魔tou一口淤血啐在他面上,shen躯轻若柳叶,顺势与石昊拉开距离,赤luo双足踩在凌乱的床榻上,魔气激dang,控制着轻薄被子披在shen上,如玉似的手指ca过chun畔,顷刻间染上艳红。至于方才被魔尊han在口中,被涎水浸透的碧海chao生带恢复了原本的作用,湛蓝剔透,纤尘不染,悬在魔尊shen侧,散发着雾蒙蒙的光晕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了魔尊贴shen掣肘,石昊险而又险地避开那枚要命的金针,没有被其贯穿咽hou,只是颈侧多了一dao血色伤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愧是毅儿,九千多重禁制,说解开便解开了。”石昊摸了摸颈侧血痕,抬tou仰视着魔尊,感慨地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非本尊功ti出了问题,就凭你,也pei与本尊一战?要是不想死,就gun一边去。待本尊离开这里,自会赐你解药。”魔尊脚踏虚空,冷漠地瞥了眼石昊,朝门口的方向冲去。纵然失去那红绳后逐渐压制住淫纹,但在yu海中煎熬了足足五日,魔尊的声音仍然低哑,夹杂着yu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石昊下意识地想拦,却有一gu莫名力量,将他ti内的灵力消解了,他脚步一顿,摸上颈间那dao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条湛蓝色的腰封在此时爆发出强大威能,冰蓝色的魔气洪liu汇聚起来,如狂风暴雨一般袭击着房内的重重结界。那碧海chao生带在魔尊手中爆发出的威能,竟远超在江嵬这个主人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三个呼xi,屋内结界便已经被尽数破除。

        魔尊脸上却不见喜色,盯着那dao紧闭的大门,凝眉沉思,那深沉的目光不像在看通往自由的出口,反倒像是在看陷阱牢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毅儿,你怎么不走了?可是舍不得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石昊笑yinyin地问dao。他盘坐在一片废墟中,一手撑着下巴,脸上的血迹格外显眼,好整以暇地看着魔尊往外走,一手摸了三四颗丹wan出来,扔进嘴里当糖豆似的嚼碎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魔尊回tou,深深地看了眼石昊。那条薄披在他肩上,能遮住他赤luo的shen躯,挡住小腹chu1逐渐加深的艳红纹路,却将他那双修长紧实的tui暴lou在外,pei上脸上还未散干净的春色,有几分说不出的xing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被碧海chao生带转化为冰蓝色的魔气轰的一声破开那dao门,魔尊tou也不回,决然地冲了出去。他已经隐隐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――房内的结界,在他恢复修为的时候就破去了不少,石昊shen为这房间的主人,不可能毫无察觉。再者,石昊就算有意折辱他,要他难堪,也没必要将碧海chao生带这样的魔dao圣qi送到他手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太顺利,多半有蹊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腹bu传来的灼热驱使着魔尊不得不兵行险着。如果他不能借着这个机会逃走,以后就真的要被淫纹控制,成为石昊手中一个定时发情、浪dang求欢的淫nu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刻下淫纹才不过几日,他的shenti就已经变得十分陌生。就连那轻薄被子盖住xiong口,绵ruan细丝不过拂在ru尖,那地方就已经数度传来酥麻之感,若非魔尊心xing坚定,怕是早忍不住隔着那布料rou搓亵玩自己的xiong口了。这才多少时间,这ju清心寡yu数百年的shenti就已经变成了这样,若再多些时候,魔尊简直不敢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赤shenluoti的日子过久了,会不会有朝一日,不过让他穿上衣服,他就能被那或顺hua或cu粝的衣物磨得当场高chao?

        离开那个充满不堪回忆的房间,魔尊看到的却不是玄正宗的青山碧水,而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笼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万象封魔阵。

        凶狠的神色一闪而过,魔尊乌黑冰冷的眼被雾气ruan化,微不可查的叹息从chun中逸出。果然是个陷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圈红色的涟漪dang开,萦绕在魔尊周shen的魔气瞬间被打压回ti内,魔尊再无法踩在虚空,整个人如断翅鸟儿,跌倒回地面。碧海chao生带失去魔气cui动,也化作一条普通的腰封,坠落在魔尊手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魔尊呼xi颤抖着,魔气被这阵法压制,淫纹又一次失控了,积攒了整整五日的淫yu卷土重来。他眼睛被情泪迷住,看不清前方光景,手肘撑住shenti,弓起shen子,膝盖ding在坚ying的地面上,企图站起来。手脚却愈发虚ruan,无法支撑shenti的重量,整个人又重重地侧shen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布料轻轻罩住的ru尖yang得发颤,从始至终没有ruan下来的男gen吐出两滴清ye,又疼又涨。还有空虚了五日的后xue,夹着自己分mi出的水ye,恬不知耻地开阖着,一缕冷风chui过入口chu1,也能让肉dao抽搐绞紧,渴望夹住这缕封,最好灌入深chu1,胡乱搅和搅和瘙yang难耐的肉bi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维持着一线清明,魔尊将chun咬紧,鲜血从齿间淌下,疼痛却在淫纹的作用下,逐渐转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咒术回战之被同班男生强制ai 《夏目友人帐》双xing同人 【名柯总攻】训犬 情难自禁 【HP】赛克林家族:从零开始ai你 一个男孩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