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达书库

字:
关灯 护眼
远达书库 > 一口糯米糍(提灯看刺刀) > 家庭攻防战续写

家庭攻防战续写

        “韩——”楚慈还没发声,就被韩越狠狠堵住嘴,同时强行分开大,连扩张都没弄两下就重重了进去!

        楚慈闭上眼睛,轻轻地摇了摇

        楚慈的肉随着韩越的抽插略显红,每一次韩越退出的时候,楚慈后肉都仿佛不舍得他离开一般,紧紧地住韩越的。连接刚被韩越涂抹的剂也一滴一滴地滴在床上,打了床单。楚慈的呻声越来越小,额前的刘海也被汗水打

。"韩越热情指导:“你想想我们去云南旅游打野战的那次,你死命咬牙怕被人听见,那次我们不就是这么的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慈简直连哭都哭不出来,张口就被韩越立刻堵住。快感仿佛一大的电,反复鞭打他整个躯,不论躲到哪里都能都能确击中每一感点,迫他发出崩溃到极点的哽咽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想这样啊,可是你算计你男人诶,你竟然想反攻啊宝贝儿。嗯?谁给你的胆子?”说完把楚慈向上一抬,又松开抱着他的双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慈看到了镜中的自己——刘海上不断有汗珠落,脸颊和耳朵红得仿佛要滴血,双眼迷离,眸中泛出晶莹的泪光,嘴不堪,脖子...脖子就更没法看了,遍布着吻痕,上也遍布着星星点点的红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楚慈因为重力作用快速下沉,内的阴又深入了一些,“啊....啊......”楚慈发出难捱的呻声。就在楚慈以为自己要跌落到地上时,韩越又伸手将他柔若无骨般的搂到怀里。楚慈整个的重量都压在韩越上,任由他摆弄、贯穿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慈垂下眼,牙齿咬住一半的下,将扭到一遍,好似不愿承认自己就是镜中人的事实。他听到背后的韩越嗤笑了一声,这样羞涩的楚慈可是很少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津来不及被咽下便从楚慈的嘴角下,在下巴留下一条水迹,彰显着这糜乱交缠的证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敢算计你男人,”韩越抓住他的肉尽情搓,语调里满是残忍:“今晚不把你干晕,劳资就跟你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楚慈被亲得缓不过来气,嘴又红又时,韩越才放开他,两人之间拉出一条暧昧的银丝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重复了几个来回,韩越才走到了浴室,期间室内充斥着楚慈破碎的呻声以及韩越重的息。到了浴室后,韩越将楚慈放到了洗手池上,让他面对着镜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......”楚慈呜咽着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嘴被韩越住,两条在他嘴里纠缠着,发出暧昧的“啧啧”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慈半坐在床边,抬高下巴冷冷的盯着韩越,色却因为情而泛着水红。那样子实在让人难以忍耐,韩越只觉下得几乎要爆炸,终于忍不住诱骗:“你过来亲我一下,我就告诉你怎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你这还想当攻,”韩越像狼一样气,调笑问:“爽吗,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凶猛浑厚的雄气息纠缠在一起,楚慈颤抖着闭上眼睛,嘴堪堪要相碰的时候,突然韩越猛然坐起,一把就将他死死按在了下!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又重重一,楚慈又发出一声呻。“老子今天就把你得说不出话,让你以后再想反攻的时候,想、到、的、都、是、今、天。”韩越一字一顿的说完便大开大合地干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慈面上轰的一下烧了起来,手指痉挛的绞着床单,只听韩越低声笑:“你也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韩越用大手将楚慈的轻轻转过来,面对着镜子:“宝贝儿,

        同时韩越下的动作也没停止,楚慈被得一上一下的晃动,双眼迷离无神,里巨大的快感冲击着他,让他发出的呻都是破碎不堪的:“啊......韩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一下真是又深又狠,瞬间楚慈发出一声带着哭腔的痛叫,尾音在鲁疯狂的抽插中完全变了调。他拼命仰起想往后退,却被韩越紧紧抵在床上,每一次插入都仿佛能把他活活穿,抽出时又迅速全没入,快得连一点息的空隙都不给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慈正沉沦在望的深渊中,韩越却突然将他抱了起来,楚慈一声疑问的“啊?”还没说完声音就变了调——因为韩越将他整个人转了180°,由正对着他变成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呻刚一出口,嘴又被韩越低住:“宝贝儿,真没想到你敢算计我,老子今天非得给你点教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"……”楚慈迟疑片刻,缓缓低去亲吻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慈感受到了内韩越大的也随着他的动作转了一个圈。霎时,巨大的快感向他涌来,刺激得他一哆嗦,张开嘴却几乎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老婆,嗯?不想去?”韩越伸出楚慈充血的耳垂,惹得楚慈一阵战栗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的韩越咬着他通红充血的耳朵,灼热的气息洒在楚慈耳边:“宝贝儿,我们去浴室吧。”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咒术回战之被同班男生强制ai 《夏目友人帐》双xing同人 【名柯总攻】训犬 情难自禁 【HP】赛克林家族:从零开始ai你 一个男孩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