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达书库

字:
关灯 护眼
远达书库 > 【东复/mob春】一夜情 > ww

ww

我回国之后常去一家酒吧消遣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往常一般搭讪我的人很多,但我一眼就注意到了一个特别的男孩,在重重灯光的掩映下我无法分辨他的发色,只能看出颜色很浅,高束在脑后,展现出漂亮的颅骨形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靠坐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上,正好背对着我,tou却无力地向后垂下,也许是因为他苍白阴郁的脸色,这副姿态让我想到一枝衰败的白木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打他的主意。”酒保提醒dao。“你知dao像这样纤细美丽的孩子很招人喜欢,大家都像求偶的孔雀一样凑上去。他和一些人出去过,然后他们就再也没出现在这里,传言说是他杀死了那些男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他看起来最多十八岁。”说完我猛然想起来自己第一次杀人的年纪,“不guan怎样,我喜欢挑战美丽且危险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酒保只好耸耸肩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孩似乎也注意到我的目光了,他哀艳的双眼上下打量了我一番,我深知自己外表不俗,但还是对着玻璃杯的反光偷偷照了照发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摇摇晃晃站起shen朝我走来,我嘟囔:“看看,他这shen衣服可真hua稽。果然还是小屁孩,总感觉自己穿上西装就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酒保说我再用这样故作老成的语气,他会忍不住把酒杯扣在我tou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幸灾乐祸地嘲笑他已经踏入一周bo起次数超不过一只手的手指数的年龄段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孩走近后更能看清他优越的长相,只是嘴角有两dao怪异的疤痕,给他阴柔的五官平添几分狠戾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开始相信酒保所说的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上面?”瞄了一眼我tui间――让我有些哭笑不得――他不客气地问dao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店对面是一片城市绿地,此时三月开出几棵稀稀落落的樱花,我故意忽视了这个自称三途的男孩焦躁的神态,将他安置在樱花下面的长椅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指了指边上的便利店,说:“乖乖在这里等我,小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他强扯出一个难看的笑,我心中快意非常,明知dao这些话语在他看来是十足的羞辱,还是忍不住满足一下自己恶劣的癖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努力摆出一张真诚的脸不激怒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随手买了些计生用品,我慢悠悠拎着袋子出来的时候,他又是那副两tui大张仰靠椅背的模样,冷漠地看我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拈起他tou上一片花ban,放进嘴里嚼了嚼。三途蓝色的眼珠在月下熠熠生辉,如宝石一般镶嵌在他死气沉沉的面孔上,我不禁低tou吻住他,植物的苦涩和残存的酒味在我们嘴里交rong,那张脸在意乱情迷下变得鲜活起来,手指逐渐攀上我的大tui,撩拨我慢慢充血ying起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猜测他患有某种xing饥渴症,或是吞下了一些药物,也许都有,总之我把他扔到床上的时候他已经翘着xingqiliu了一ku子水,后面的肉dong暴lou在空气中一张一合吐出些淫ye,yunxi着我的指尖。

        药效很强,他一边摇着屁gu吞下我,一边大叫着呻yin,除去那些要我用力插入他的淫词艳语,他的眼泪和口水滴在我xiong口,嘴角两条疤痕好像要裂开一般。他嘶哑地大喊着要杀死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幅癫狂的模样令我瞬间兴致大失,不知是他扭曲的表情还是那些从眼睛、鼻子、嘴巴里淌到我xiong口的tiye多少有些恶心,实在像一只控制不住唾ye分mi的狗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把xingqiba出来,他的屁gu识相地晃动,追逐离开的肉棒,“别、别走……”xue口拖着粘ye在我的guitou上磨蹭,gang口咕叽咕叽作响的runhuaye和空气挤压发出更加淫dang的声音。可当他冰凉的手指握住我的东西试图再往里sai时,我倒xi一口凉气,忍无可忍地把他掀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途在床单上蹭干净药物作用下liu出的眼泪,冷冷看向我,他以为这个夜晚就这样结束了,于是伸手去掏他掉落在床下的西装内兜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小时前那里还藏着一把小巧的象牙折叠手枪。我自认为以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咒术回战之被同班男生强制ai 《夏目友人帐》双xing同人 【名柯总攻】训犬 情难自禁 【HP】赛克林家族:从零开始ai你 一个男孩的故事